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天劍書香 > 第四百二十四章 蕭山郡王
    鴇母見大家痛心疾首,氣憤填膺,便笑道:“各位大人,各位公子,大家莫急,今日蓮兒的首夜是要交給今晚大賽的冠軍,在未開賽之前,人人都有機會,都有機會。”

    正在這時,只見一位少年公子從人群中走出。

    藍彩蝶淚流滿面,心如刀割。

    “勝男,莫非你就是藍家大小姐藍彩蝶?”蕭山郡王恍然大悟。

    “沒錯,想不到蕭山兄眼神如此犀利,她的確是我的表妹藍彩蝶。”不待藍彩蝶發言,易少天忙道。

    “難怪,難怪……難怪我找了這么多年,都沒有找到你。我以為藍老爺那副尊容,怎能……怎能生兒如此美貌的女兒……”話說的不好聽,但卻情真意切,他的目光充滿激動與愛意,仿佛易少天就是個空氣墻。

    易少天竟無言以對,藍彩蝶原本傷心欲絕,卻被他弄得哭笑不得。

    “蝶……蝶……蝶兒,人面獸心的蘇無歡不值得你難過,他不喜歡你,可是……可是……可是還有我啊……”他變得結結巴巴起來,忽然看了一眼易少天,更是不好意思接著講下去。

    一個大男人,暗戀一個女子如此多年,如今見到了她,正是遇到她傷心欲碎之時,趁人之危不算什么,問題是說出來的話簡直想讓易少天痛偏他一頓,難怪這么多年沒有泡到妞,真是那壺不開提哪壺。

    “表妹,我看這位兄弟說的挺好,你們慢慢聊,我下去給你奪回藍銀花。”易少天可不想當油燈,給他們留點空間。

    藍彩蝶忽然目光堅定,長吸了一口氣道:“表哥,謝謝你的好意,我想通了,既然他如此不懂得珍惜蝶兒,蝶兒又何必在意,藍銀花雖然美,可是蝶兒也已經不再喜歡……”藍彩蝶經歷家族劇變,如今又被心愛之人欺騙,她雖然痛苦,但是已學會了勇敢與堅強,什么都沒有了,原本以為失去了蘇無雙就活不下去,可是她發現還有一個人值得她去珍惜,雖然幾年前她們只有一面之緣,但他救過她,而且他這幾年來一直在尋找她,這種真情意遠比甜言蜜語更要感動。

    易少天見表妹想開了,微微一笑,說道:“這就對了,藍家還需要你,我相信一定會度過難關的。”

    “我……我可以叫你蝶兒嗎?”

    “可以啊,帥哥哥,你的名字怎么這么怪……”藍彩蝶臉上慕名的燃燒起一團火云。

    “難道我不……帥嗎?這名字其實是我娘給我起的,那一天咱們相遇,而我娘前一天就走了,她告訴我,她舍不得我,但她說,她早上夢見了一個姑娘,一個長得像她那般溫柔的姑娘,她會去蕭山上等我……,而我就在那里遇見了你……”蕭山郡王宇文帥想起了他的母親,聲音有些哽咽。

    易少天暗暗道:“你確定不是在講故事?你確定不是為了泡我表妹而編的?”他實在看不下去了,他必須走,他得去幫蘇無歡一把,他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接近他,然后借機進入藥王府。

    “所以,我得幫他拿下貓妖虹蓮啊,探探她的真實企圖,不過她為什么來這里?她又為什么要接近蘇無雙?難道也是為了進蘇家?”易少天暗忖,如若虹蓮在這里,那么妖帝白勝天恐怕也在這里,那么狐帝呢?是否也來了?難道是狐帝發現了她的第八道妖靈所在之地,莫非是蘇夢雪?難道會這么巧?但是容兒她們也感應到了另一道魂體的氣息就在天都城,如若不是蘇夢雪,那么也極有可能這個人就在蘇府。”易少天聰明絕頂,很快將一些疑團化繁為簡。

    易少天運轉文道氣息,壓制著體內的功力,雖然他不知道這虹蓮是否能看穿他,但上次蜀山之戰,他與虹蓮并未正面交手,所以她不一定能認出自己來。

    藍彩蝶聽著蕭山郡王回憶過去,她泣不成聲的想安慰他,可是卻又不知怎么開口,她也剛剛失去了娘,現在是最為痛苦與失落之時,現在卻遇見了他,這難道真是命中注定么?

    “對……對……不……起,蝶兒,是我……將你弄哭了。”宇文帥有點不知所措,但他今天一定要表明愛意,否則再次錯過機會又不知什么時候,何況今日查案,恐怕將身陷重危,也許就沒有機會再表白了。

    蕭山城最近有大量的人口失蹤,同時官府接到報案,有百姓在后山深谷發現了堆積如山的骸骨,經過連日追查,終于發現了貓妖虹蓮經常出沒后山,而且她竟半夜入戶殺人,官府幾次追捕都未有成功,反而損兵折將,令幾名老捕快慘死,他此次前來便是要親自捉拿她歸案。

    “如今我們藍家一無所有,還欠了幾十億的債務,你可……還敢跟我在一起?”藍彩蝶幽幽的說道,誰現在還敢與藍家攀親帶故,個個都敬而遠之,她現在不值得他等待。

    “這……藍家竟然欠下這么多錢,我……我……我……,我也沒有……這么多錢……,可是……我……我愿意……努力……,一起……償還……”宇文帥真誠的道,他手里沒什么錢,藍家欠了幾十億,他也略有耳聞。

    “兄弟,你真是讓我太感動了,不過,你不怕被負幾十億債務永遠也無法出人投地?”

    “我不怕,我自小就生活孤苦,與母親相依為命,如果我們還不清,我們的子子孫孫再還。”蕭山郡王宇文帥斬釘截鐵,與藍彩蝶表達情意時氣質完全不同,不再結巴,更像是一位敢于擔當的王者。

    “既然如此,你還怕什么,去競選下一任大帝。”易少天突然道。

    宇文帥訝道:“我能行?我什么也沒有,你知道競選是要花錢的。”

    易少天反問道:“為什么不行?你沒試過怎么會知道呢?”然后他又道:“精神與幸福也是一種財富,讓全民窮苦百姓翻身做主就靠你了。”

    “好,我可以試一試。”為了母親,為了蝶兒,他可以勇往直前,可以義無反顧,他站了起來,目光變得堅毅,易少天的話令他信心倍增,是啊,為什么自己不行?沒試過怎么知道不行,雖然沒有幾大家族的金錢支持,但是如若有百姓們的支持,就能有機會成功。

    
合买彩票群 昌宁县| 天水市| 盐源县| 阆中市| 荆州市| 新河县| 桃园市| 蕲春县| 祁阳县| 静宁县| 佛教| 荔浦县| 察哈| 桂林市| 阿鲁科尔沁旗| 疏附县| 阿拉善盟| 利川市| 秭归县| 黄梅县| 嘉峪关市| 株洲市| 万全县| 岑溪市| 漯河市| 萍乡市| 辛集市| 东台市| 土默特左旗| 马公市| 德安县| 临安市| 清水县| 疏勒县| 北宁市| 宁远县| 鹤山市| 贺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