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神話原生種 > 第九百七十二章憑什么可以例外
        有白景天、白大佬邀請諸多同級好友,共同參詳十級之后的道路。

    封林晩這個游戲之王已經破入超十級的消息,頓時流傳在了一個特定的圈子里。

    喬五爺等競爭對頭們,心慌之余,尋找著各種借口和理由,進行反駁和質疑。

    當然,即便不是喬五爺他們這一伙人,大部分的十級存在,也都是表示質疑的。

    畢竟···所有的超十級,都符號化了,離開了宇宙,離開了所有人的視線。

    憑什么···封林晩可以例外?

    他這是打破了常理的,也是不符合常規操作的。

    面對這樣的質疑。

    在一個小圈子的聚會里,封林晩面不改色,輕描淡寫的說道:“巨人不會去在意螻蟻,圣人也不會去真的理解一個凡人。同理,超十級也不會去在意,超十級之下的目光。”

    “我們不是在躲避視線,也不是刻意的消失無蹤。”

    “所謂求空,其實不過是一種不理解我們的人,對我們的臆想而已。我們并未消失,我們一直存在,只是···不屑罷了!”

    封林晩的回答,引起了一定的轟動。

    當然,也并不是顛覆性的。

    因為類似的猜測和說法,始終都存在。

    很多人相信,超十級的強者們,并未離開他們生活的故土,去往一個所謂更高層次,無法理解的‘終點’。

    而是一直生活在人群中間。

    就像十級強者們,生活在人群中,卻不被人發現一樣。

    封林晩給出了答案,卻無法令所有人都滿意。

    質疑之聲,依舊連綿不絕。

    盡管如此,封林晩那飛快上漲的信任值數據,卻正在扎心的證明著,有些人不過是嘴上強硬而已,骨子里已經信服或者···屈服。

    超十級啊!

    那是何等偉大的存在。

    以往和封林晩有過一些交流的女人,全都被保護起來,被視為珍寶。

    那些和封林晩有一些真感情的,也就罷了,無人敢隨意觸碰。

    但是曾經和封林晩,有過一些超越一般友誼,卻又沒有什么切實的交集,只是單純的身體交流關系的女性友人,則成為了很多方面追逐的目標。

    假如有一天,封林晩化作了符號。

    這些女人,都有機率和可能,從封林晩那里借來力量。

    伴隨著流言越傳越遠。

    封林晩卻始終沒有符號化,在人們眼前消失的跡象。

    那些曾經相信封林晩的人,卻又再度開始質疑。

    當然,封林晩在這期間,給出的許多‘答案’,遲遲沒有結論,也是一個因由。

    元始道宮之內,元始天尊正召集群仙,設宴款待封林晩。

    玉鼎真人在下首作陪。

    一直沒有現身,神秘非凡,似乎隱隱游離在古仙佛群體之外的二爺···二郎神楊戩,也出席了這一次宴會。

    宴會之上,那些叫得出名號的古仙佛,一眼望去,成片成片的。

    當然,他們盡管值得一定程度的尊敬,卻也不必真的恐慌。

    這就好像是···一群曾經創造過無數輝煌的明星、演員。

    盡管曾經有過許許多多的經典。

    但是屬于他們的時代,早已經過去了。

    作為‘過氣明星’,或許還有一定的地位和影響力,但要說真的有多么重要,或者關鍵···則不見得了。

    面對眾多視線的‘掃視’,封林晩始終保持著坦然和鎮定。

    唯有坐在首位的三清天尊的目光,讓封林晩心中微微不適。

    不過,經過一段時間的‘培養’,封林晩給自己做了足夠的心理暗示。

    他甚至如果不細想的話,真的會覺得,自己已經成為了超十存在。

    端起玉盞,靈寶天尊搖搖晃晃的走到封林晩的身邊。

    此時的靈寶天尊,有著一頭貼耳的短發,發型顯得十分精神、陽剛。

    面容剛毅而又俊美,穿著一身休閑仿古裝,既有時尚感,又帶有一定的古典元素。

    如果不是他那渾身散發出來的氣息,不斷的象征著他的身份。

    單單只是看外表,他更像是某些論壇里走出來的古風男神。

    “這杯酒,先敬閣下。”

    “我通天此生,但求痛快和瀟灑,卻也有許多憾事。”

    “知此世間,有那超越宇宙規則的存在之后,便一直苦苦追尋,不敢懈怠,甚至與昔日仇敵為伍。”靈寶天尊的話,讓在場的許多人都沉默。

    元始天尊表情不變,只是獨自飲酒。

    道德天尊面含苦澀,卻一閃而逝。

    那滿座的古仙佛中,臉上無愧色的,寥寥無幾。

    更多的···都只是低下頭,或是隱藏自己的不屑和冷漠,或是遮掩自己的慚愧與追思。

    封林晩看著靈寶天尊,這位即便是在星河時代,在眾多網民心中,形象和地位都不低的古老圣人。

    或許是出于對‘敗者’的同情。

    或許是某種同理心。

    又或者,是對傳聞中靈寶天尊脾性的喜好或者說向往。

    無論怎么說,他都是古仙佛中,常年人氣榜的一二名存在。

    可以與之媲美的,也就唯有二爺、大圣等等寥寥數人。

    封神一戰,通天圣人獨戰四圣,雖然戰敗,卻名揚萬古。

    但是那并非是他此生,最大的憾事。

    而是在古仙佛出走前夕,古天庭墜落崩塌。

    那些與封神榜命脈相連的神祇,多在這場劫難中隕落,根本無法隨同大波的古仙佛離開。

    相比起那些叛教而出,入了西方佛門的截教門徒。

    那些不幸上了封神榜的弟子們,他們的下場,更加令靈寶天尊心痛。

    即便圣人可以穿越時空,甚至扭轉乾坤。

    但是那都毫無意義。

    扭轉的不是過去,而是未來。

    所謂的改變,不過是創造了一個平行的分支。

    終究不過是一場幻滅。

    “敢問閣下···十級之上,是否存在超越一切的偉力,更改宇宙的規則和既成事實,讓那早已完全逝去的歸來,讓那缺失的遺憾,重新彌補?”靈寶天尊死死的盯著封林晩問道,等待著封林晩的答案。

    封林晩看著靈寶天尊,這個答案···他給不了。

    因為他都無法確定,他···或者整個星河一切的存在,所認定的事實,所認定的真相,所認定的一切,是否是受到過超十級存在的更改或者變化。

    那是他還遠遠,無法觸及的層次。

    假的,畢竟···還是假的!

    裝的再像,也是假的。

    超十之力,他只能借用。但是自身的境界和能力不足,再強大的力量,也只能用一些‘笨’辦法去驅使。
合买彩票群 隆尧县| 莱西市| 广平县| 来安县| 金沙县| 密山市| 平安县| 兴和县| 区。| 基隆市| 屯门区| 隆化县| 英吉沙县| 建平县| 平乐县| 彩票| 浦城县| 晴隆县| 延川县| 桐乡市| 衡东县| 麦盖提县| 隆安县| 高清| 黄梅县| 垣曲县| 湘潭市| 清原| 循化| 建湖县| 卢湾区| 临漳县| 澎湖县| 通城县| 肇源县| 佛山市| 城口县|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