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光明隕落
    這世間沒有什么力量是不滅的,那血佛陀雖然詭異,但既然無法消融,那就撐爆他。

    虛慈一臉灰敗之色,縱然底牌盡出,他還是敗了,敗在了楚休這個年輕后輩的手中。

    無論是力量底蘊,還是對于武道力量的掌控,或者是搏殺之間的各種應對反應,除了一個沒什么用的境界,他在哪一方面都不如楚休。

    他敗了,大光明寺這邊,卻也要敗了。

    魏書涯強攻虛靜的方位,雖然虛靜也是真火煉神境的武者,不過他的力量底蘊別說不如虛云,就連比他踏入真火煉神境晚許多的虛渡都不如。

    一步錯漏,便再也沒有挽回的機會。

    虛靜縱然擅長天機卜算,但他卻從來沒有算過自己的命數。

    在他稍微掌控不住自己的力量的一瞬間,一柄魔氣所幻化的魔劍便帶著無邊的鋒銳,斬開了陣法,直接將這臉上總帶著笑容的胖大和尚給釘在了地上。

    “師弟!”

    “師兄!”

    虛慈幾人都發出了一聲悲喝來。

    虛靜被殺,只有兩個人操控的陣法在魏書涯的強攻之下,已經岌岌可危了。

    而宗玄那邊,雖然靠著那些老僧的力量壓得商天良不敢冒頭,不過那些老僧越死越多,已經死了一小半人了。

    死了這么多人,哪怕是他們臨死之前燃燒精血元神,及至升華所帶來的力量,也不如之前威能大了。

    大光明寺,已經危在旦夕!

    就在這時,陣法中已經搖搖欲墜的虛云周身卻是升騰了一股七彩佛光來。

    隨著他雙手結印,金色佛光化作七寶妙樹在虛靜的身前盛開著。

    七點不同顏色的佛光掛在七寶妙樹的枝頭,光輝散發,每一點佛光竟然都演化成了領域,撐起之前被魏書涯擊潰的陣法,使得整個陣法瞬間又提升了一個層次!

    天地通玄,一人七領域!

    臨陣突破這種事情有人做過,不過一個是不安全,還有一個就是這種概率極低,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會在只差一步便突破的前提下還去跟人家死戰的。

    呂鳳仙之前臨陣突真火煉神境,就已經足夠讓人驚訝了,而今虛云卻是臨陣突破天地通玄境界,這簡直就是驚駭。

    最重要的是,他竟然掌控了七座領域,他難不成是將七種武道都修煉到了極致嗎?

    虛慈長笑了一聲,但眼中卻沒有多少興奮,更多的卻是釋懷跟悲壯。

    虛字輩的武者當中,其實論及天賦能力,最有希望成為方丈的并不是他,而是虛云。

    這么多年來,有不少人都說,他這個方丈之位有名無實,不如虛云等等,直到他踏入了天地通玄境界,這種聲音才消失了。

    但對于這種聲音,虛慈卻從來都沒有多說過什么,因為他自己知道,自己的確是不如虛云的。

    若是虛云想要突破天地通玄境界,那速度,絕對會比他更快。

    只不過對方所修煉的七寶妙樹,簡直堪稱是前無古人,同修七種領域,整個江湖都沒人試過,而現在,他終于成功了!

    這一瞬間,虛慈大喊道:“虛云師弟!”

    就在楚休以為他是準備讓虛云開始反攻時,他卻是厲喝道:“用你的七寶妙樹斬開領域,帶著宗玄他們離開!”

    虛云愣在了那里,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在激戰中終于突破,結果虛慈竟然讓他逃走。

    虛慈根本就沒有管他,而是立刻對著剩余那些老僧大喝道:“把力量轉移到我的身上!”

    這些老僧已經都有了死志,不會有任何個人情緒在身上,他們只會聽從方丈的命令。

    聞言他們立刻將力量轉化到了虛慈的身上,這一刻,虛慈周身佛光暴漲到了極致,甚至他整個人都好像是被融入到這佛光當中一般。

    “快走!”

    厲喝一聲,虛慈身后萬千佛國涌現,但卻全都融入了他的體內。

    這一瞬間,被無盡佛光包裹的虛慈,簡直猶如真佛降臨一般。

    他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走,而是懷了死志。

    拼不過,敵不過。

    那怕是虛云踏入了天地通玄境界,也是沒有用,只能稍微拖延一些時間而以。

    所以他還是敗了,還是要死。

    不過他雖然會死,但大光明寺卻不會全滅。

    虛云突破其實不是給了他們反敗為勝的機會,而是給了他們一絲保存大光明寺力量傳承的機會。

    跟虛慈做了這么多年的師兄弟,虛云也明白了虛慈是什么意思。

    他臉上的表情變了數變,但卻最終一個字都沒有吐出,七道領域張開,直接將幸存的大光明寺武者全都籠罩在其中,罡氣拉動著他們飛快的逃離下山,那副場景簡直震撼。

    但魏書涯和商天良又豈能讓他們就這么走了?

    二人剛想要攔截,那些大光明寺的老僧卻是齊齊燃燒精血元神,強大的力量在一瞬間灌注到了虛慈的體內,一瞬間,佛光籠罩在整個山巔,讓商天良跟魏書涯再也無法向前一步。

    “阿彌陀佛!”

    虛慈雙手合十,閉上了眼睛。

    虛云能夠逃出去,宗玄也還活著,大光明寺的傳承仍在!

    做為方丈,其他人能逃,他卻不能逃。

    回頭望了一眼已經在眾人交手中顯得有些破敗的大光明寺,他仿佛看到了許久之前的過去,一名小沙彌跪在佛像前,他的師父問道:“將來學成佛法,你想要干什么?”

    小沙彌堅定道:“普渡世間,除魔衛道!”

    師父笑了笑:“除魔衛道有些困難,魔是除不盡的,既然你想要普渡世間,那你的法號,就叫虛慈吧。”

    長嘆了一聲,虛慈的眼中無悲無喜。

    匆匆百年,他想要除魔衛道,結果如今江湖上卻是魔焰滔天。

    他想要普渡世間,結果放眼望去,卻全部都是人間疾苦。

    一世方丈,但卻也一事無成,唯有護住他們大光明寺最后一絲命脈希望,他才對得起自己這個位置。

    佛陀歷經千萬劫方能鑄就金身,如今他們大光明寺歷劫,不是第一次,但也絕對不是最后一次!

    “佛法無邊!”

    虛慈雙掌合十當中,無盡的佛光蔓延而出,同化著周圍的一切力量,將所有的一切,都渲染成了刺目的金色。

    商天良跟魏書涯的面色驟然一變,身形連忙向后急退而去。

    但是那些佛光好似帶著極強的吸引力一般,竟然拉扯著他們,讓他們無法再后退一步。

    楚休的靈覺提升到了極致,他更能感覺到這股力量的強大,這老和尚一旦開始拼命,威勢簡直強悍的嚇人。

    一瞬間,楚休周身瞬間被強大的魔氣所充斥籠罩,大股的天地元氣蜂擁進入他的體內,一瞬間楚休的身形暴漲千百丈,上頂天,下立地。

    法天象地施展而出,楚休直接攔在商天良跟魏書涯的身前,雙掌拍出,抵擋著那股力量。

    時間仿佛在一瞬間間停頓,下一刻,強大的力量驟然爆發,金色光芒沖霄而起,直沖天際,怕是整個北燕都能夠看得到。

    楚休只有一種感覺,那就是痛!

    強大的力量沖擊震蕩著他的全身,雖然在法天象地的狀態下,楚休可以擋住這股力量,但力量沖擊所帶來的痛覺,卻不是那么容易抵消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這股強大的力量終于消失,楚休也維持不住法天象地的狀態,身形變小,面色蒼白,差一點便跌坐到了地上。

    魏書涯扶著楚休,張了張嘴想要說什么,但看了一眼四周,卻是長嘆了一聲,沒有說出口。

    商天良看到楚休只是消耗過度,并沒有受傷,他也沒有多擔心,只是望著四周嘖嘖嘆道:“這幫和尚夠狠的,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

    放眼望去,整個大光明寺所在的山巔已經在方才虛慈所爆發的力量當中徹地被推平了,虛慈和那些老僧,自然也是尸骨無存。

    但要知道這里可是大光明寺的宗門祖地,方才虛云帶著他們逃離時,只是把人給帶走了,但大光明寺的菩提林、藏經閣等等地方,卻都還在這里呢。

    結果虛慈臨死之前爆發出的全力一擊,卻是沒有收斂力量,擺明了就是想要跟楚休同歸于盡,順便把自家的東西都給毀了,就算讓他們化作飛灰,也不給楚休他們留著。

    商天良問道:“還追嗎?”

    楚休扔進兩顆丹藥進嘴里,搖搖頭道:“不追了,也追不上了。”

    若是他現在還有戰斗力,那倒是可以去追一追,但現在嘛,他短時間內是不能再出手了,法天象地的威能雖然大,但消耗卻也是極為驚人的。

    大光明寺那邊還有沒有底牌誰也說不準,反正他滅門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只是沒有趕盡殺絕而已。

    “對了,方才你所施展的便是神通?”商天良忽然問道。

    楚休點點頭道:“就是當初我跟你一起研究那雕像之上的神通,名曰法天象地。

    神通是天地規則的一種具象化的演變,下界掌握神通的人沒幾個,但在大羅天,神通卻并不罕見。”

    休息了一陣,稍微恢復了一下元氣之后,楚休沉聲道:“走吧,去北燕朝廷。”

    商天良詫異道:“還去北燕朝廷干什么?”

    楚休的眼神中閃過了一絲冷芒道:“從此之后,北燕,滅佛!”

    PS:明天就要高考了,有高考的童鞋加油鴨↖(^ω^)↗

    作者君也跟你們一起進考場,考上了,咱們清華北大做同學,考砸了……我就繼續滾回來碼字……
合买彩票群 瑞丽市| 仁化县| 瑞安市| 红桥区| 长宁县| 大名县| 新营市| 道孚县| 阳春市| 肥乡县| 鄂尔多斯市| 兴山县| 名山县| 白河县| 阳高县| 昌黎县| 通许县| 深水埗区| 榆林市| 盐边县| 象山县| 专栏| 贵港市| 安平县| 容城县| 雷州市| 云梦县| 浦城县| 新河县| 堆龙德庆县| 泰和县| 黑水县| 南充市| 阳东县| 手游| 威信县| 万州区| 潍坊市|